乡镇动态汇总

香港海员大罢工的重要见证

香港海员大罢工历史意义重大,但流传下来的有关文物却不多。因而先父黎民伟当年亲自拍摄的香港海员庆祝罢工...

荔枝湾旁的老邱

一个工作全无保障、工作环境恶劣的人跟我聊了一个多小时,一个自己都吃不上热饭的人执意要带我去吃饭,我惭...

成全彼此的虚荣心

幼儿园开放日,儿子要我要和我一起去,还要我打扮成最漂亮的妈妈,既然他有如此的虚荣心,那么我这个当妈的...

美前总统胡佛曾在河北煤矿“打工”

一张美国第31任总统——胡佛亲笔签名的清代股票在沈阳金融博物馆展出。鲜为人知的是,100多年前,24...

历史学家沈志华谈苏联解体:错过多次改革机会

历史学家沈志华根据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指出,苏联崩解的因子早已内化在僵化的体制中,苏联74年历史上有过...

青年毛泽东的“北漂”生涯

第一次到北京的毛泽东,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“北漂”人。低收入——月薪八块大洋;低职务——图书馆佐理员,...

毛泽东1938年在中央党校讲话稿全文首次发表

日前,《党的文献》杂志2013年第6期刊发毛泽东1938年8月22日讲稿《当学生,当先生,当战争领导...

厉以宁:要创立“中国式发展经济学”

日前,由厉以宁、艾丰、石军主编的《时论中国》丛书(第一辑)登上北京新华书店社科类图书周榜第一名。集纳...

石述思:“中国梦”不是政治概念

在石述思的眼中,“中国梦”并不是一个政治概念,而是一个民族的概念,解读起来大概有三个层次。第一是国家...

明朝“国考”:一人考了36年才中进士

在古代科举考试时期,一人得中,鸡犬升天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发生一些雷人雷事便也在情理之中了。刘珠一直考...

方所两周年庆典 明年以“家”为主题

11月23日下午,五条人乐队以一场名为“十年水流东十年水流西”的小型演唱会,拉开了方所两周年店庆的序...

评议2013年:就像一锅回锅肉

“2013年和2012年相比,有一点不同,就是我们的生活底线都要放低———雾霾也只好忍了。”FT中文...

乐嘉新书剖白内心的“龌龊与不堪”

近日,乐嘉携新书《本色》在广州购书中心举行读者见面会。这是乐嘉历时八年写就的自剖式人性笔记,首印过5...

史杰鹏:希望汉朝的使者不要来了

重温《史记·大宛列传》,慨然太息,感叹小国国民之痛苦,乃设身处地,假想我生在两千多年前,是一个大宛人...

胡晴舫:行人也需要争取路权

两条腿是人类得到的第一项交通工具,走路本来天经地义,因此行人很少意识到自己也是一个需要争取路权的团体...

安哥:跟侯德健的老爸回四川

1988年的7月,我的好朋友侯德健的老爸侯国邦从台湾来。他是台湾老兵,要回阔别四十年的老家探亲。于是...

周松芳:咱们古已有之

近现代以来,每逢变革年代,西来物什引入,总有人半推半就地来一个“咱们古已有之”的托辞。民国时期,著名...

雪珥:白银流向尼泊尔

内外利益拉动之下,疆、藏的白银外流越演越烈,最终逼迫乾隆采取行政调控的手段,一场货币战争在雪域高原和...

林木森:爱的挽歌

人生不如意之事,十有八九,无论喺文学作品定喺音乐作品,悲剧往往更容易让人有共鸣,有共鸣就会有感触,所...

凌越的诗歌:请来我心中筑巢

凝视着黑黢黢的静物———为了跟上诗歌强劲的节奏,你得在厄运里找寻激情。当我的诗句正常生长,我开始懂得...

方广锠:任继愈先生二三事

从古到今,凡是国家工程,往往会变成豆腐渣工程。先生说:“国家的钱,与其拿去建楼堂馆所,不如用来搞点文...

江平:愈老弥坚的法律战士

江平,法学教育家。1930年生,曾任中国政法大学校长,江平先生将中国的自由、民主、人权、法治作为毕生...

《申涵光与河朔诗派》由三联出版

日前,《申涵光与河朔诗派》一书由北京三联书店出版,作者是知名作家、文艺评论家李世琦。河朔诗派是清初著...

第三届“香港国际诗歌之夜”日前开幕

11月21日晚,由诗人北岛主导筹办的第三届“香港国际诗歌之夜”在香港九龙兆基创意书院拉开帷幕。本届“...

苏联作家巴别尔遗孀回忆录

无论怎样,作为迄今为止对作家最详尽的回忆,皮洛日科娃的目的已经达到:“我尝试回忆被赋予巨大的精神上的...

民国旅欧学人的珍贵记录 储安平文学者的一面

储安平是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。然而,我们常常关注储安平政论家的一面,而对他文学者的一面有所...

中国人在蒙特利湾区的存在

“似乎没有纪念碑,没有显著的地名,没有‘中国式’的镀金建筑物,也没有居民的密度来证明中国人在蒙特利湾...

宋德金:关注现实 重视历史

据李谷城说,之所以选择研究宋辽金史、并确定这个课题的原因,除了敬仰宋晞、梁天锡教授的宋辽金史研究造诣...

德国名画背后的隐形人

不久前,德国媒体爆出轰动新闻:当局在慕尼黑一处老旧公寓调查时,意外发现1400多幅艺术作品,价值大约...

顾文豪:散文的逆袭

法国作家热拉尔·马瑟的散文作品不啻是一次“步兵的逆袭”———在诗人前此独自遨游的天空中,他们将会愕然...

刘荒田:一生功力写“寻常”

无论对旧金山的餐馆练习生詹姆斯,还是对佛山看准他不会计较而不断加码的卖花女,刘荒田都抱着无限的体谅和...

林贤治:见证一个人的斗争史

曼德施塔姆夫人的回忆录共有三部,目前出版的中译本是第一部,也是最有分量的一部。写的是她和曼德施塔姆生...

迈向火星:印度的一大步

仰望星空与低头看路,很难比较孰轻孰重。只顾仰望星空,可能跌进深坑;只是低头看路,或许会失去前进的方向...

艰难选择:清算还是宽恕

叛军应为过去的行为接受惩罚,还是为现在的姿态获得宽恕?两国政府必须仔细权衡对和平的渴望以及对暴行的阻...

维舟:小心中语言的毒

在黑暗时期,每日的言语都已渗透着极端的思想;这种渗透是如此难以察觉,以至于与之抗争的人们,有时竟也在...

心外科的病人们

最近诗人东荡子因心肌梗塞突然去世,噩耗传来,认识他的人都震惊不已:他看上去身体壮实,怎么就去了?!这...